李宇明:全球语言生活治理 - 万博Manbetx官网--欢迎您!!
 
学术观点

李宇明:全球语言生活治理

发布时间:2018-05-27浏览次数:35

全球语言生活治理

——序《世界语言生活状况报告:2018

编纂《世界语言生活状况报告》的目的,不仅是为了了解世界,也是为全球语言生活治理贡献中国智慧,发挥中国作用。

全球治理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提出的理念,随着世界多极化、经济全球化、社会信息化、文化多样化的深入发展,这一理念不断得到国际社会的响应与发展。历史走到今天,世界各国相互联系、相互依存的程度日益加深,全球性问题愈发突出。这些全球性问题不是一国所能应对,需要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,世界各国“共商共建共享”地进行全球治理,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。

全球治理的问题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社会热点问题,一类是社会基础性问题。社会热点问题广受关注,如“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,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,贫富分化日益严重,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,恐怖主义、网络安全、重大传染性疾病、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”等。基础性问题主要有宗教、文化和语言三个方面。这两类问题常常交互在一起,基础性问题的解决有助于热点问题的解决,基础性问题处理不好,也会转化为热点问题。

全球语言生活治理,是全球治理的基础内容之一。当前,全球语言生活中存在的主要问题,有语言冲突、语言濒危、英语独大、信息边缘化、语言智能、语言资源建设等,需要逐一研究解决。

一、语言冲突

语言冲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愈来愈频发的问题。在新独立国家的国语选择过程中,在多语多方言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时,常常发生各种语言矛盾。这些语言矛盾处理不当就会激化为语言冲突,甚至出现流血事件,爆发语言战争。如巴基斯坦因“双国语”之争带来的国家分裂,印度上世纪中叶的语言流血事件,前苏联地区、前南斯拉夫地区延续至今的语言冲突,法国科西嘉语的官方语言地位追求等。

语言冲突是语言矛盾的激化。语言矛盾具有“普遍性”,多民族、多方言的国家,都存在语言矛盾;语言矛盾具有“伴生性”,常因社会矛盾而诱发,或是诱发社会矛盾;语言矛盾具有“潜伏性”和“反复性”,今天的矛盾可能会在明天激化,同一矛盾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反复引发冲突。在当前的地区热点和国际冲突中,多数都伴随有语言问题。正视语言矛盾,减缓语言冲突,避免语言战争,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,是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任务。

二、语言濒危

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《世界的语言》(第20版)数据,世界有7099种语言(其中包括聋人手语和一些方言)。专业人士估计,到本世纪末有90%的语言可能消亡。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.阿祖莱在2018年国际母语日致辞:“语言不仅是一种交流工具,语言是人类的基本条件。在语言中,积淀着我们的价值观、信仰及身份认同!通过语言,传递着我们的经验、传统和知识。语言的多样性反映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和生活方式。”的确,语言中贮存着各民族的世界认知,隐含着各民族的认知方式和发展历史,是人类不可复得的文化资产。人类的这些“世界知识”,有很多尚未进入当今“科学体系”,比如太平洋土著人关于海洋管理的知识,鄂伦春人关于山林的知识,中国农牧民的医药知识等。寻求应对语言濒危的方案,采取抢救濒危语言的有效举措,全力保存、保护人类的文化资产,是全球性的最为急迫的语言问题。

三、英语独大

英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逐渐成为世界的“通用语”,发展到“一语独大”的地步。英语这一世界“通用语”的形成,为人类沟通提供了很大方便,对全球治理无疑有积极意义。然而其消极性也颇明显:

其一,英语不断挤占其他语言的应用空间,传递着愈来愈大的“语言压力”,引发相关语言的不安,潜伏着语言冲突;

其二,损害文化多样性。语言是“世界观”,是思维工具,是思想成果的载体。如果人类都用英语来思维,人类的文化都用英语来表达,那么,人类五彩缤纷的思想和文化就会被英语这一“语言滤网”过滤得异常单调,严重妨碍人类的进步。

全球治理,必须探索“一语独大”的应对方略。

四、信息边缘化

自从互联网诞生之后,人类开始构筑了一个虚拟空间,于是也就产生了虚拟空间的语言生活。随着信息化、特别是现代语言技术的发展,虚拟语言生活逐渐重要起来,不仅是新词语的“主产地”,新话语的传播地,甚至还成为现实语言生活的引领者。长此以往,人类的信息将主要贮存于虚拟空间中,人类的语言生活将主要在虚拟空间中展开。一些国家、一些人群由于硬件和软件的限制,不能或不能顺利进入虚拟空间,没有或没有足够的虚拟语言生活,从而被信息边缘化。

信息时代最大的不公平是信息不公平,信息边缘化必然带来贫穷落后。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社会问题。

五、语言智能

人工智能的研究已经开展数十年,但自从阿尔法狗完胜围棋大师,才成为整个社会的聚光点。人工智能将把人类带入一个新的时代——智慧时代。工业时代延伸的是人类的体力,智慧时代延伸的是人类的脑力。而人工智能说到底主要是语言智能。全球治理,发展是硬道理,如何促进语言智能发展,迎接智慧时代的到来,是全球发展的时代课题。

伴随着语言智能的发展,人与机器人共事的时代即将到来,这一方面会促进社会生产的智能化,但另一方面也必然加快生产行业、生产方式的大调整,这种大调整必然会带来失业、再就业以及教育改革等社会动荡与社会适应。同时,机器人“入世”也会引发一系列伦理学问题,比如机器人玩偶问题、机器人对待人类的“善心”问题等。语言智能带来的伦理学问题,是需要用国际公约来解决的。

六、语言资源建设

语言是人类重要的文化资源,需要通过语言资源建设来应对语言濒危。世界7000余种语言,语言保护非一人一国之力所能完成,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重视,需要全球语言学家和语料库学家的共同工作,建立科学的自然语言采集、标注、建库、共享等技术规范和社会规范。

除了语言保护之外,语言资源建设还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。语言智能的发展是建立在语言大数据之上的,也就是说是建立在语言资源之上的。在语言智能的语境下,语言资源还是经济资源,进入到生产力的范畴。与语言智能相关的语言数据管理,已经超出了语言学家、语料库学家的职权,成为国际社会应主动担当的不辞之责。

近些年来,中国语言学家放宽眼界,放开脚步,较多关注全球语言生活问题,走向国别和国际组织语言研究的新领域,精神可嘉,收获亦丰。《世界语言生活状况报告》便是这种精神的体现,这些收获的代表。

戊戌年雨水节气刚过。雨水者,天地交泰,甘露时降,春气博施。郑板桥有对联云:“春风放胆来梳柳,夜雨瞒人去润花。”只要放胆梳柳,夜雨润花,相信能够迎来中国语言学苑的春天。

李宇明

序于2018222


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院 国家语委科研基地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 版权所有  
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5号楼606室、616室   电话:021-35372364、35372374